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人物>>正文

立德树人千秋业,与时俱进从头越——我眼中的学界泰斗徐大同先生
2018-03-26 16:02  

立德树人千秋业,与时俱进从头越

——我眼中的学界泰斗徐大同先生

在天津师范大学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师者;

在中国有一位新时期重建政治学的学界泰斗;

他,就是我们师大人的骄傲,我国著名政治学家、我校资深教授、政治学理论专业博士生导师徐大同先生。

自1949年参加革命以来,徐先生先后任教于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1978年返回家乡天津,来到天津师范大学。改革开放以后,他以极大的热忱推动了我国政治学在新时期的恢复与发展。

1982年徐先生受教育部委托,在天津师范学院主持了《西方政治思想史》教师进修班,为全国各高校的相关专业培养了大批师资力量;1985年由他主编的《西方政治思想史》出版,并被列入教育部高等学校文科教材编选规划,这本教材出版后深受欢迎,不断再版,被全国大多数的高校政治学专业采用,成为当时最为流行和经典的政治学教科书之一。此后,由他主持编写的西方政治思想史与当代西方政治思潮的系列教材与众多研究成果陆续出版,并且他带领团队先后承担了七五、八五、九五国家社科重点科研项目,极大地推动了我国政治学学科的发展。

由他创办的天津师范大学“政治思想史教研室”,从最初的三个人发展到今天成为拥有三十多人的科研团队“政治文化与政治文明建设研究院”,先后创立政治学的博士点与博士后流动站,成为全国西方政治思想史研究的“重镇”。

先生兴趣广泛,古今中外,三教九流,都是他与学生的话题,他尤爱京剧,每当遇到趣味相投的学生,聊到兴起之处,往往经不住劝说,清唱一段。先生学贯中西,但交谈不拘泥于理论,更关切现实,对问题的分析与认识往往鞭辟入里,高瞻远瞩。他常常教导学生,学习不能盲从,要来源于书本,跳出书本,最后高于书本;更不能人云亦云,要独立思考,跳出框架,只有这样才能做好学问,才能学好政治学。

先生是我国新时期西方政治思想史学科的开创者,虽然是学界泰斗,但在先生看来,教书育人才是他最本职的工作;先生认为越是有成就的教授,越要上基础课,为低年级学生上课。这是他从自己的成长道路获得的一个启示。他不仅坚持这一观点,而且身体力行,率先垂范。先生倡导的“教学问、教做学问、教做人”的教育理念深深地烙印在每一个学子心中。

教学问——先生的为师之本。如今,九十高龄的他仍然坚持给研究生授课。此前,从本科生到硕士生、博士生,他都亲自授课。先生的学生们回忆说,先生早年讲课从不坐着。他说:“眼睛长在前面是让人前看、平视的,教学相长,学生身上也有很多可吸收的长处。”先生认为,教师首先应该“乐业”,有一颗“敬业”之心,就有了动力。有了它,事业上工作中有了挫折也不会丧失信心。即使现在身体情况不太允许了,但先生仍然坚持每年出席学院的新生见面会并讲话,并每年为本科生做一次讲座。先生多年的坚持让政行学院的学子们深切感受到了先生严谨的治学态度、德艺双馨的人格魅力,成为他们在大学期间以及今后的人生中受用不尽的精神食粮。

教做学问——先生重学以致用。先生说过,政治学是经世致用之学,我们学习政治学就是要做大学问,成“大人”。 在多年的教学实践中,先生始终以宽容的胸襟,鼓励学生们突破陈规旧说,提出不同的见解和看法。先生的弟子、天津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高建教授回忆说,在跟随徐先生读研究生时,经常是先生布置书目,在课堂上师生一起讨论,思想的火花尽情地碰撞,很多真知灼见就是这样产生的。“先生从来都不对我们灌输知识,而是注重培养我们做学问的能力。”先生的学生在毕业之后,依然会得到先生的关照和提携,吸收他们参与自己主持的课题,鼓励他们独立承担项目,积极开拓新的研究领域,还为他们在具体的研究中出谋划策,先生的主业是中西方政治思想,而他带出的学生在政治学基础理论、中外政治制度、行政管理等方向和领域都颇有建树,这都离不开先生的指导与帮助。先生带过的研究生们如今大多学有所成,有些人甚至在自己成为博士生导师之后,在学术上遇到难题仍然会想到向先生求教;用先生自己的话说,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自己的弟子“在学术上都能超过我”。

教做人——先生重以德育人。先生常说,培养学生要德才兼备,全面发展。这句话在先生那里不是一句口号,而是每天言传身教的行动。“德”这个字在先生眼里还有更宽泛的意义,即人生的“大德”,就是综合素质的提高和人格的提升。先生常跟弟子说,他小时候兴趣广泛,活动丰富。踢球、学戏、写字、学诗都是他课余活动,而这些活动爱好,使他收益很大。他常说古典的诗词、戏文都是他性格不断养成的重要部分,现在传统文化的缺失是现代社会道德缺失的重要因素。为此,先生总是督促学生多看看传统文化经典,让自己浸润在中华文明的历史长河中,唯有如此,我们的人生才不至于像一部断代史,我们才能练成一块有血有肉、有筋有骨的国之基石。

先生的教做人渗透在学习和生活的方方面面,先生指导过的一位如今已经成为博士生导师的学生回忆说,“我刚入学那伙,经常陪伴先生到外地参加答辩等学术活动,那时自己还年轻,在生活和与学界前辈交往的细节方面不是很注重仪表和礼节,而先生总是适时地指出和纠正,并说明其中做人的道理。先生的这些谆谆教导是我个人后来成长道路上的宝贵财富”。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这是先生的座右铭,“从头越”的条幅一直悬挂在先生案头。从头越是先生一生追求的为学之道,他认为,学者应该始终以新的姿态站在新的起点上,展开新的追求。作为学者和教师,对自己的要求应该日日新、月月新、不僵化,不停滞;做学问,不能急功近利,要收心、专心、潜心、虚心,要永不自满,不懈追求,不断创新,只有这样,才能在求真之路上再攀高峰!

“天津师大有一宝,徐来清风就是好。大道行也国昌盛,同奔小康步步高。教育培才多奉献,授人以渔师之道。九十华诞多祝贺,寿比南山松不老。”这是中国政治学“五老”之一、我国当代行政学的主要奠基人、百岁老教授、中山大学夏书章先生为徐先生90岁大寿作的一首藏头诗。如是,知识之大真,情怀之大爱,奉献之大美!

 

 
 

All rights reserved.天津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 新闻中心

Copyright 2017 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中心|联系我们:sdxcb@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