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人物>>正文

白学军:先生留下的这份事业,我们必须担当起来
2017-10-17 15:38  

白学军

墙上的时钟还未走到8:30,白学军的办公室里已经来来回回走了四拨人。

前一天,他上午主持召开了一场关于“核磁”设备的专家论证会,随即便匆匆赶往八里台校区,西南大学陈红教授与我校心理学博士研究生的座谈会结束后,他又参加了学院班子会,一直忙到晚上快7点。

刚刚过去的一周,他出了两趟差,南下广东参加深圳大学的研究生论文答辩,西去太原参加全国心理学教指委会议,整个周末都没有休息。

这是白学军日常的工作状态,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这种状态,那就是———忙。

今年51岁的白学军是我校国家级重点学科———心理学科的带头人,担任心理与行为研究院和教育科学学院的院长,还是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心理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

繁忙的工作对于白学军来说是一种常态,“有的时候也觉得很难,但必须要坚持。”他笑道。

勤奋严谨: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

“如果一个人只吃两种东西,就能快乐和幸福。那就是:吃苦和吃亏。前者可以让人刻苦精进而成事,后者可以让人善于合作而成功!”

在白学军的学生中间,老师的这段话传播甚广,有的学生直接把这段话作为了自己的座右铭。

吃苦,白学军从来不怕。

“行政工作是学校和组织对我的信任,我必须要做好。”白学军说,在繁忙的行政工作之余,他依然没有放弃自己心爱的科研。早晨7点不到,白学军就来到办公室,这时候的办公室没有白天的“熙熙攘攘”,可以让他专心地看文献,上网浏览学科最前沿的文章。

每天下班后也是他给自己“补课”的时间。立教楼晚上八点半关门,白学军总是会在办公室忙碌到忘记了时间,直到楼下的大爷上来提醒:“白老师,该回家了。”如此反复了几次,白学军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大爷则摸清了他的习惯,常常会在原定的闭楼时间后为他多留出半个小时。

“别看老师天天那么忙,但是一和他说起学术界最新的消息,他知道的比我们更多。”自2005年开始跟白老师学习,如今已经是教育科学学院青年教师的梁菲菲说。

除了每天早晚“挤出来”的时间,节假日就是白学军专于科研的时候。只有当公休日来临,平日里因为各项事务来找他的人才会少一些。于是他就利用每一个清明、五一、国庆,利用每一个本可以好好休憩的日子,沉下心来投入到科研中去。

学生们大都摸清了白学军的这个习惯。研究生的组会通常会在周末开,课题组讨论项目进展也往往在休息日。星期天的上午总有学生给他打来电话:“老师,我这里的论文有个问题想跟您讨论一下,方便吗?”“你过来吧,我就在办公室。”电话那头的白学军立刻答应下来。

打开邮箱,看到凌晨五点或者夜里十二点白学军发的邮件,老师和学生们早已经习以为常。如此种种,已是常态。

对自己要求高,对工作要求严,白学军的“严谨”也是在师生中出了名。

2014年,白学军带领的“国民心理健康评估与促进协同创新中心”参选“天津市2011协同创新中心”。在答辩前夕,他带着团队成员反复修改材料,200多页的材料他一遍遍地看、一遍遍地改,一直忙到答辩前一天晚上12点,才最终定稿,使我校有了首个市级“2011”协同创新中心。

教师教育国家级精品资源共享课《儿童发展》由白学军负责并主讲。将近两年的申报和准备,白学军一刻也不敢懈怠。录课几乎都集中在暑假,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学校里大部分老师和同学已经放假了,但白学军他们还在录播间里忙碌着。“本来录课应该在教室,但教室录出来的画面不好看,学院将录播间‘改造’成了教室的样子。”即使这样,还是因为第一遍的效果不好,又重新录了第二遍。“精益求精嘛”。白学军说。

辛苦没有白费。《儿童发展》在今年被确定为第二批“国家级精品资源共享课”,现已出版了配套教材,录制成的慕课也于近期上线。

自树树人:永远在路上的信念

“我最喜欢的事情有两件,一个是搞科研,另一个就是教学生。”白学军说,他尤其喜欢给学生们上课,和最年轻的头脑在课堂上互相碰撞、互相激发,让自己也觉得仿佛回到了青年时代。

白学军从本科、硕士到博士的十年时间,得到了林崇德和沈德立两位导师的悉心教导,日复一日地汲取知识,年复一年地研究学问,即使是被同学们称为“神童”,但其中的辛苦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知道。随后,白学军来我校任教,2年评副教授,4年后当上教授,34岁年轻教授光环的背后又是多少个夜里的灯下苦读,电脑里的成千上万个数据,实验室里的一次次失败和一次次重复……把课堂的主动权交到学生手中,是白学军多年的教学经验。这两年,白学军在他的《认知心理学》课上尝试进行改革。由于心理学是一门发展非常快的学科,因此学生必须有时时看文献的习惯和能力,才能“跟得上”学界最新的发展。

于是,他要求上这门课的同学在他提供的20篇文章中挑选至少5篇进行精读,并上交不少于1500字的读书报告。一开始这项“改革”只是在研究生中推行,这学期本科生的课白学军也这么要求。“本科生交上来的报告特别好,简直超出我的想象,学生们都很有潜力。”与此同时,课程最后的成绩由上课出勤、课堂发言、读书报告以及期末考试组成,“可以说,你拿多少分完全取决于自己,所以大家学习的主动性也越来越高。”白学军谈到。

在研究型人才培养上,白学军采用“模仿、改造、创新”模式来培养学生,注重培养学生的科学精神。他向学生反复强调,实事求是是科学精神的核心,心理学是一门实证的学科,其实验数据和结论要经得起反复检验。为了让研究生接触到心理学经典研究,他主持翻译了《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一书,该书已成为全国心理学专业学生必读书之一。他一直要求学生要多动手,鼓励他们从实践中发现问题并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十分重视对学生创新意识的培养,认为科学研究讲究“新”,推陈出新才能推进学科发展。他组织心理学专业的学生一起搜集并阅读最新学术动态,出版《环球心理资讯》电子杂志,至今已出版226期。

从教二十多年,学生的事儿白学军都“放在心上”。

梁菲菲回忆起自己跟着白学军读博时的一篇论文至今记忆犹新。“当时想投《心理学报》,这是国内学术界里顶级的期刊了,论文反复修改了很多遍才敢拿到老师那里,结果还是出了岔子。”她说,仅前言部分,白老师就让她前后改了十多次,每一次都逐字逐句地告诉她如何修改,为什么要修改。最终,论文得到了《心理学报》的认可,未做一次修改就顺利刊发,并且在当年获得了好几个颇有份量的奖项,这让初出茅庐的梁菲菲欣喜万分。

不仅是对学生的学习很上心,白学军对学生的照顾可谓方方面面。申请出国学访材料怎么准备?找白老师去;课题项目遇到了瓶颈怎么办?找白老师去;家里负担重工作吃不消怎么协调?找白老师去……对学生倾心的付出最终看到了成绩。经他指导的学生,屡获佳绩———天津市优秀硕士论文、博士论文,国家留学基金委奖励资助,“挑战杯”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天津市特等奖和全国银奖、铜奖,天津市人才发展特殊支持计划“青年拔尖人才”等等。

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也让白学军收获了丰硕的成绩,他承担并完成了20多项国家和省部级项目,在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300多篇,出版专著或译著近20本,取得发明专利近20项,研究成果屡获佳绩。白学军先后入选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国家“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全国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等。

谈起此次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白学军说,这个荣誉不仅属于自己,更是属于学校,这是学校对每一位长期奋斗在科研、教育一线上的老师的奖励!

“我常常在想,沈先生去世后,他留下的这些事业我们一定要做好,唯有努力担当才能不负先生的嘱托和期望。”

文字:魏晋雪 解雨琪 摄影:赵娟

 

 
 

All rights reserved.天津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 新闻中心

Copyright 2017 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中心|联系我们:sdxcb@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