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人物>>正文

商朝晖:如果有机会,去看看银河吧
2017-10-17 15:38  

商朝晖

明理楼C区的一间办公室里,商朝晖打开名为“AST34DATA”的网站,仔细浏览着网页上显示的密密麻麻的数据和图表。

办公室内的布置很简单,一个书柜,放满了各类天文学书籍,几乎都是英文版。此外就是一台办公桌,一个沙发,东侧的墙上贴着几幅学生手绘的关于校园天文现象的作品。

商朝晖剃着平头,脸上挂着微笑,早已不是南极科考照片上皮肤黝黑、满脸胡渣的“户外工作者”的样子。他的外套里层是黑色抓绒的中国极地科考队工作服,“穿着挺舒服的,所以总穿。”他说。

日前,我校天体物理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商朝晖入选“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并获“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荣誉称号,这是我校国家层次人才建设的新突破。他和AST3采访中,商朝晖说得最多的词就是AST3。

AST3是什么?

AST3是南极巡天望远镜,布放在南极内陆冰盖海拔最高的地区“冰穹A”,采用我国创新设计的大视场折反射望远镜光学系统,是目前南极最大的光学望远镜。商朝晖作为南极天文中心副主任,全面主持AST3的运行控制及数据系统研发和实施。该项目承担着重要的天文观测任务,是我国建立南极天文台的“探路者”。

2009年,商朝晖随我国第26次南极科考队开启了自己的“南极之旅”,此后对于南极天文的研究工作便没有中断过。“南极有着漫长的黑夜,海拔高、气温低、大气稳定,远离光线污染,可以说是地球上最好的天文观测地。”商朝晖解释说,在这里布放AST3,具有极其重要的天文研究价值。

据商朝晖介绍,AST3主要工作为观测超新星与系外行星,主镜口径68厘米,有效通光口径50厘米,配备了目前国际上最大的单芯片CDD相机,像素达到一亿,一张照片可以覆盖一个相当于18个月亮那么大的天区,在极夜期间每天拍摄的照片达到500多张。商朝晖拿起笔,在纸上飞速计算着。

尚朝晖介绍,团队已经成功突破了AST3在极端环境下的无人值守全自动稳定运行的科学难题,这一开创性项目的成功研发和实施,也标志着我国在南极天文研究上处于国际领先水平。

在南极做天文观测,AST3可谓“跨过”了重重阻碍。为了让整套系统在平均气温处于零下20摄氏度、最低温达到零下80摄氏度的“南极冰盖之巅”成功运行,商朝晖带领团队进行技术研发,不仅利用国家天文台购置的“超级冰箱”进行测验,并且于2011年冬将望远镜架到了我国最北端漠河,在那里开展了为期半年的运行测试。2011年,跟随第28次南极科考队,AST3首台巡天望远镜在冰穹A“安家”;去年,第二台望远镜由第31次南极科考队成功安装。

说到这低温考验,商朝晖回想起去年6月南极极夜时AST3运控系统经历的一次不小的挑战。“当时系统所在的集装箱内温度已经是零下40多度,外面的温度就更低了,这几乎是AST3遇到的最低温。”大家都在心里捏了一把汗,整个团队的成员一天24小时趴在电脑前密切关注着系统的运行情况。好在有惊无险,没有出现任何问题。AST3在过去一年的“出色表现”让商朝晖十分满意。

除了低温,AST3面临的困难还有能源问题。整套系统的全年额定功率只有一千瓦,却要满足包括望远镜转动、观测控制、数据传输等工作所需的全部电量。商朝晖带领合作团队进行反复测试,终于突破了这一难点。

就在今年1月10日,我国首架极地固定翼飞机“雪鹰601”南极试飞成功,AST3项目气象塔为其提供了相关的气象信息。商朝晖负责的国家科技部973项目也将利用南极巡天望远镜在超新星宇宙学及太阳系外行星方面进行前沿研究,以取得更大的科研突破。

天文和他

商朝晖从小就对天文感兴趣。上世纪80年代,商朝晖在南京大学天文系完成了本科、硕士阶段的学业。此后分别在美国德州大学奥斯丁分校、怀俄明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完成博士后研究,在此期间他的主要研究方向为活动星系核,成为了国际上该领域的一位出色的专家,博士后期间就赢得了以他为PI(学术带头人)的美国航空航天局的项目经费。自2007年回国之后,商朝晖主持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项,参与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及科技部973计划各一项,在国际天文顶级刊物ApJS(影响因子14.137)和ApJ(影响因子6.28)等发表SCI学术论文40余篇,引用1000余次。他入选了天津市特聘教授,兼任国家天文台博导及客座研究员,主持国家天文台南极天文团组的工作。

“天文研究非常吸引我,这是我喜欢做的事情,我有兴趣、有热情做下去,并尽量做好。”商朝晖说,搞研究重要的就是找到自己喜欢的、适合做的方向,并且要不断地积累,才能有所建树。

做研究之外,商朝晖说他最喜欢的就是当老师,在自己所有头衔中,他最为看重的是“教授”这一身份。因此他对学生的要求相当高,“下功夫很重要,不仅是学生,我也一样。”如今,他的许多学生在坚持搞科研,国内外的天文研究机构都有他们的身影。

商朝晖办公室墙上贴着的学生手绘图则是他在校公选课《天文学简介》为同学们留的一项特殊作业———画月亮。他要求大家在学校观测月亮的形状,并把它画下来。“好的作业我都请同学们送给我,挂在了办公室最显眼的位置。”如今数年过去,墙上的“作品”越来越多,而每一幅都记录着他作为一名教师,对学生的鼓励与期许。

作为天津市天文学会副理事长,商朝晖也一直关注着天文科普。“目前科普和科研有一定程度上的脱节,做科普的深入不够,搞科研的又只专心研究,二者结合得还不够。”他认为,随着科技进步,信息传递越来越便捷,天文科普可以利用微信、微博这样的新媒体平台更好地进行推广宣传。

“你们看过银河吗?”采访快结束时,商朝晖向记者发问。

“生活在城市不太有机会能见到呢。”

“如果有机会,找个小村庄,找个安静的地方,看看银河吧。”商朝晖说。

文字 杨子怡 司婧妍 照片由本人提供

 

 
 

All rights reserved.天津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 新闻中心

Copyright 2017 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中心|联系我们:sdxcb@vip.sina.com